文章详情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热点 > 国产游乐园,最后都沦为土味乐园!

国产游乐园,最后都沦为土味乐园!

2019-11-26handler21

高昂的入场费、排长队和人满为患是阻止游客进入主题公园的最重要因素。粗糙的景观设计、混乱的剧情安排又成为游客不会再来的首要原因。

国内主题公园的“跑马圈地”式建设,现已进入如火如荼的阶段。

本月初,丹麦乐高集团宣布其在中国大陆的第二座乐高乐园将选址上海市金山区。建成之后,上海将呈现“东有迪士尼,西有乐高”的主题公园布局,两面包抄,对准广大周边市民的钱包。

自从1989年在深圳建起第一座“锦绣中华”主题乐园,我国的主题公园发展已走过三十个年头。据新旅界估算,2019年我国主题乐园的总投资额将超过4500亿元。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主题公园正在发展升级成国家级景区。仅截至2013年底,我国主题公园和半主题公园就已经占据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家5A级景区名额。

一面是头部主题公园被推上世界级旅游景区宝座,另一面是大量管理不善的主题公园面临废弃、淘汰的宿命。

1995年,广州“世界大观”开业,园区号称以1:1的尺寸聚集了100多个国家的建筑雕塑、园林艺术,引来无数游客纷至沓来,鼎盛时期仅门票收入就月进两三千万元。

但由于经营管理不善,光引进国外设备,不学习对方先进管理经验,世界大观在巅峰期过后很快陷入低潮,在2009年宣布无限期暂停营业。

这座曾经辉煌一时的主题公园,如今已不允许外人进入,在卫星图像上看,只剩下大片的植被和几座废弃的建筑物。

中国人真的需要那么多主题乐园吗?在如今这么多5A级景区的主题乐园里,有多少真正名副其实?又有多少会重蹈“世界大观”的覆辙呢?

建这么多主题公园,中国人真玩不了

在2003年播出的轻喜剧《粉红女郎》第9集中,粉红女郎一行人来到日本,在迪士尼主题公园开心融入地游玩了一天,身负考察任务的“男人婆”却闷闷不乐,仿佛泄了气的皮球。

她在国内凭着几张计算机图纸就“不知天高地厚”,想在主题乐园界大展身手,等实地感受到日本迪士尼焕发出的活力后,才发觉自己一直是一只井底之蛙,感慨“我们真的差得太远了”。

那个年代,在中国大陆建一座上亿元投资的迪士尼主题乐园确实不太现实,然而13年后,上海迪士尼在吊了中国人好几年胃口之后,终于在2016年6月正式开园营业。

这座占地面积5800亩,总投资高达245亿元的迪士尼乐园,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就迎来它的第1000万个游客,并让上海在2018年打败北京,成为游客最受欢迎的国内出行目的地。

见识到迪士尼在中国的成功,越来越多的国际主题乐园运营商也馋上中国这块蛋糕。

华特迪士尼公司计划在中国建设“第七个主题公园”;北京环球影城项目打算将原先32.6亿美元的投资额增长至65亿美元,并在2021年春季开业;

韩国乐天公园、日本Hello Kitty等国际知名主题公园也在摩拳擦掌,寻找合适时机,随时进军中国市场。

图片

国际运营商虎视眈眈,国内本土主题乐园企业自然也不甘示弱。

华侨城、华强方特等老牌企业仍在国内版图上“跑马圈地”,万达、华谊等多家房企和传媒公司也开始踏入其中,我国主题乐园市场开始进入大乱斗时代。

华侨城在树立锦绣中华、欢乐谷等一系列主题公园品牌之后,积极在全国50余座城市布局,在去年实现15%的入园人次增长率;华强方特还积极走出国门,投资、设计了伊朗、乌克兰等国的主题公园……

一方面是主题公园一座座地立起来,成为城市自豪感的标志物;另一方面,不断有主题公园入不敷出,无奈倒闭,“开业即亏损”成为很多经营者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在近十年涌现的主题公园中,已倒闭的约占八成,可计损失达3000亿元。这些经历过短暂热闹之后的主题公园,在倒闭之后只能面临荒废、拍卖的命运。

没有主题的主题公园,倒闭也是活该

今年年初,华东政法大学大三学生小王以上海迪士尼“翻包检查”、强制入园消费的规定违法为由,将其告上法庭,在网上引起了一阵讨论和风波。

9月份,上海迪士尼发布入园新规,明确游客可带食物入园,并将采用X光机等设备辅助检查。但据记者近日走访调查,发现上海迪士尼依旧会对游客进行“搜包”检查。

图片

         舆论丛中过,迪士尼片叶没沾身。/@新浪新闻

让上海迪士尼无视巨大舆论压力,依旧我行我素的,是它强大的文娱自信和业内竞争压力。面对海洋公园、冰雪世界纷纷在上海开业,乐高乐园又宣布落户上海,上海迪士尼的营业压力可想而知。

拥有着强大IP的迪士尼也有这样的文娱自信,能够在主题公园的市场竞争中占得先机。

米老鼠、唐老鸭的影响力在几十年间经久不衰;漫威宇宙拿出任何一个人物都是扛把子;

而挥舞着衣袖,大唱《Let it go》的Elsa和Anna公主又能俘获无数小女生的心……

与国外成熟的IP产业不同,中国的主题乐园,始终还停留在盲目模仿、粗制滥造的阶段。

改革开放初期,国内娱乐行业相对匮乏,各地在跟风之下修建了大量人造微缩公园。

只要在本地小县城的主题乐园闲逛一会儿,你就可以同时见识到埃菲尔铁塔的辉煌壮观和自由女神像的优雅光辉,“无需远行天下,便能饱览天下美景”。

据估算,在鼎盛时期,中国各地大小城市一共有4000多家人造微缩景观。“每一个世界公园里,都有无数小孩子环游世界的梦想。”

图片

世界之窗入口的雕像,从左至右分别是维纳斯、大卫像、印度雪山神女像、中国唐代天王像、埃及王后奈菲尔塔利像以及亚述王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像。/wiki

90年代,国内影视剧行业的初步繁荣又带火了一阵影视公园兴建热潮,据统计,当时全国共有超过50个以电视剧《西游记》为主题的“西游记宫”。

这些主题公园,都因为市场定位不准、经营管理不善,最终成为小学生春游目的地和新人拍婚纱照的取景点,以浪漫神话为主题的西游记宫甚至变成了以盘丝洞为主打宣传点的鬼屋。

目前的主题公园已从单纯的观光+器械游乐型转变成强大IP吸引力型,但我国拥有强大本土IP和长期产业规划的主题公园仍然是凤毛麟角。

以盈利模式最接近迪士尼的华强方特为例,2018年华强方特的净利润为7.87亿元,其中有5.8亿元来自方特电影,《熊出没》的累计票房高达27亿元,相关内容产品及服务却只占华强方特2018年总收入的17%,很难支撑起它的整个文化产业。

虽然《熊出没》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的出圈IP,但华强方特目前在影视IP的影响力也就只局限于《熊出没》。

没有强大影视IP,园区内相关衍生产品也无法在二次消费上发力,多数主题乐园只能重新走回主打“器械游乐”的盈利模式。

“世界上最高最快的过山车”“中国第一条双轨过山车”……这样的营销噱头在见过世面的游客面前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这些没能创造出强大影视IP的主题乐园,只能靠“卖门票”维持生计,动辄三四百块的门票价格降低了游客的园内消费欲望和重游欲望。

中国主题公园的人均消费不高,只有30-100元,这在迪士尼乐园中,只相当于一只米老鼠雪糕的价格。

据市场研究公司Mintel的一份数据报告,多数的中国游客倾向于主题公园一日游,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游客买了多日票和预订了和公园配套的主题酒店。

影视作品与乐园互带IP的操作很常见,但这部在长隆取景的《断片之险途夺宝》,不幸成了葛优也救不了的豆瓣2.8分神片。

今年国庆假期,广州长隆欢乐世界游乐园异常火爆,但有不少游客吐槽游玩体验不佳:

海盗漂流排队4小时,才玩了40秒。过山车排队1小时,才玩了1分钟。游客还没开始尖叫,游戏就已经结束了。

高昂的入场费、排长队和人满为患是阻止游客进入主题公园的最重要因素。粗糙的景观设计、混乱的剧情安排又成为游客不会再来的首要原因。

我们真的不需要主题乐园了吗?

中国人不是不喜欢逛主题公园,据《2019中国景区旅游消费研究报告》,2019年中国游客对于主题公园的喜爱度仅次于自然景观和民族风情景区。

对于一个普通市民来说,主题乐园是我们休憩、娱乐和消费的好去处;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主题公园是招商引资和边缘地区快速城市化的助力。

据估算,游客在主题公园每消费一块钱,就会带动当地六块钱的GDP,一个运营成功的主题公园的投资回报率甚至比一座山岳型景区还大,在山水资源缺乏和文化底蕴稍显逊色的城市,建设主题公园显得尤为重要。

很多主题乐园背后都站着一家地产企业,比如欢乐谷、世界之窗共同的boss华侨城。

因为主题公园巨大的经济收益和社会影响力,近年来多地政府热衷于投资主题公园,一些房地产商也以主题公园为幌子,一边低价圈地,一边骗取政府税收优惠,在主题公园周围兴建住宅区和商业区,“主题公园”本身反而成为了赠品。

作为文旅项目的先行者,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万达获取文旅项目的土地成本一定要低于同行。

2013年9月,“南昌万达城”项目首期商铺开盘,而作为主营业务的“南昌万达城”却在三年后才正式开业。

2017年,万达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以不到1600元/平方米的土地成本授予融创,无论这些项目在国内哪座城市,成本都是极低的。

去年三月,国家发改委联合其他四个部门,发布《关于规范主题公园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防止借主题公园的名义大搞房地产开发以及防止模仿抄袭、低水平建设的要求。

“文旅地产”的概念,或许会因为这一纸文件被拦腰斩断,但国内主题公园的开发,就会因此走上阳光大道吗?

今年3月1日,藏在每个重庆人记忆深处的的洋人街终于宣布停止营业、启动搬迁工程。在消息传出的周末,早已接近废弃的洋人街迎来了它最后的10万名游客。

这条主打“无概念”主题的洋人街早已丧失了它本来的“洋气”,园内极其荒芜,只剩下古今中外糅成一团的滑稽和土味。

据博主@史里芬schliedden前方解说:

景区内的赛车场已长满野草,成为养骆驼场;全世界最长的联排露天厕所里残存下的粑粑已然悄然开花;里约基督像随着过山车缓缓旋转,给头晕眼花的乘客一份心安……

这样的后工业景观在全国各大衰败、倒闭的主题乐园里比比皆是,初期建设时没有好的文化输出,不仅中了“建成即亏损”的魔咒,不久便门庭冷落,最后还成为土味文化的载体。

先有米老鼠,再有迪士尼乐园,可有太多乐园搞错了因果关系。

想要“盘活”主题公园,关键还得深耕我们自己的民族品牌。从1986年《米老鼠与唐老鸭》首次进入中国,到2016年上海迪士尼开园,迪士尼整整积淀了三十年。

万丈高楼平地起,中国的主题公园想真正领先于世界,首先还得赢得我们自己人的欢心,否则在不断入驻的国际品牌面前,终将毫无还手之力。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赵皖西

版权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转载其他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